首页 >> 民生呼声

朱石麟与文素臣1939年被称为文素臣年公积金

民生呼声  2020-12-04 14:47 字号: 大 中 小

朱石麟与《文素臣》:1939年被称为文素臣年

朱石麟与《文素臣》  朱石麟()是我国着名电影艺术家。江苏太仓人,出生于一个没落的官僚家庭。曾就读于上海工业专门学校预科。先后做过银行练习生、铁路局职员,并在北京真光电影院任兼职编译。1923年加入罗明佑主持的华北影业公司任编译部主任。1932年南下。到上海加入联华影业公司,任编译部主任兼代经理。1934年正式任导演。1946年去香港,先后在大中华、凤凰等影业公司供职,担任导演,成为香港电影事业的拓荒者之一。一生拍摄过许多部优秀影片,如《古都春梦》、《国风》、《归来》、《香妃》、《赛金花》、《清宫秘史》、《一板之隔》、《雷雨》等。朱石麟还是一位京剧的剧作家,上个世纪30年代后期,他为京剧大师周信芳编写过《徽钦二帝》和连台本戏《文素臣》等剧目,后者曾轰动一时。  1938年9月朱石麟为周信芳编写了《徽钦二帝》,写宋徽宗沉湎声色,信奉道教,不理朝政,最后被金人掳掠,囚于五国城,全剧突出亡国之痛,在当时抗日战争的情势下,引起了观众的强烈共鸣。1938年末朱石麟又为周信芳编写了连台本戏《文素臣》,其故事取材于清代夏敬渠所撰长篇小说《野叟曝言》,演出时作者署名朱觉盦。小说原作内容芜杂,颇多糟粕,编剧对人物、情节作了重新梳理和较大的改造,着重刻画了主人公文素臣正直侠义、反抗暴政的形象。这部连台本戏人物众多,剧情复杂曲折,富于武侠小说的特色。  头本一开幕,文素臣就出场了,他是吴江一名秀才,文武皆能,辞别母亲和妻子出外游学,为民除害。在这一本中周信芳饰文素臣,王熙春饰未鸾吹,金素雯饰刘璇姑,刘文魁饰未澹然,刘韵芳饰文母,张慧聪饰文妻田氏。  《文素臣》从第一本至第六本,剧情曲折跌宕,悬念迭生。当时朝政的情况,宪宗昏庸无能,奸佞靳直专权,而宪宗之弟景王却暗中招兵买马,妄图谋反,景王与靳直又相互勾结,他们的党羽遍布各地,横行不法,为非作歹。忠臣时太师要将文素臣举荐给太子,望他能锄奸救国。文素臣一路上遇到不少歹徒强抢民女之类的罪恶行径,他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。如第一本中就有昭庆寺淫僧松庵掳掠刘妻的情节,和文素臣行侠开打的场面。第三本,奸臣爪牙道士吴天设擂台暗器伤人,文素臣抱打不平,击败吴天,推倒了擂台。第五本恶霸李又全强抢刘妻石氏和民女何麟姑,文素臣又乔装相士,深入虎穴解救民女。文素臣到了京城,由洪长卿引见给皇太子,次日又朝见成化帝,在金殿上,文素臣当场痛骂众奸臣误国殃民,这引起皇帝大怒,要杀文素臣。后有女神童谢红豆解救,免于一死,被发配辽东。于是又展开了奸党追杀文素臣与文素臣反追杀的曲折斗争。如第四本中,奸佞靳直派红须客途中行刺文素臣,红须客反赠素臣宝刀,文得宝刀,斩杀刺客恶僧法空。文与解差经过棋盘山,误落陷阱,捉住他的卫飞霞发现他是文素臣便待如宾客。此时奸党又追杀而来,卫飞霞用一歹徒尸体佯作文素臣,使其金蝉脱壳。第六本中,景王又命李又全诬告文素臣,文打进李家,搜出李和景王勾结谋反的信件,并派人密送京城,皇帝才传旨立斩李又全,并宣召文素臣入朝。  《文素臣》不仅有忠奸斗争及侠义活动的刻画,同时也有柔情的描写。它在多处写到文素臣从歹徒手中救出了女子,而这女子要嫁他为妾,他都加以拒绝。在第二本中,文素臣去江西探望未澹然,但未已病故。素臣因劳顿,得了疟疾症,鸾吹的丫环素娥想出办法,在文发冷时,她自己去烤火,用发烫的身体让文抱着取暖;在文发热时,她又只穿了单衣卧于铺在地上的铜屏上,使身体冻得冰冷,然后贴近文的身体使之解热。加之鸾吹的精心调理,文素臣病体得以痊愈。素娥因身体与文贴近过,所以须嫁文为妾,文只能应允。第四本中写到文素臣到李又全宅中救人,李假意殷勤,施出美人计,让众姬妾轮流入室勾引挑逗文素臣,但文不为所动。作者欲通过这些表现文素臣侠骨和柔情两个方面,并突出他的高尚品性。  《文素臣》的悬念设计亦很巧妙。如第三本结尾处,文素臣在金殿痛骂奸臣,皇帝大怒,要斩文素臣,太子和洪长卿苦苦谏劝而不允。在此落幕,留下悬念。到第四本,开头先写景王招兵买马,招降侠士,这场过后,才接到上本,皇帝要杀文素臣,此时有女神童谢红豆从旁闪出,她能言善辩,说得皇帝赦免了文素臣。  《文素臣》因为反映了社会的黑暗、忠奸之间的斗争,刻画了主人公不满意不良政治及其正直侠义的性格,加之它的剧情好,演员表演好,舞台布景好,所以得到了观众的普遍欢迎。周信芳的唱、念白和做工都极精彩。比如第三本中,文素臣治好了县官任信女儿湘灵的怪病,任信设宴相谢,并欲将湘灵许配给他,此时文饮得有点微醉,任信与他说话,任信说一句,他随声附和点一下头,任信说欲将女儿许配给他,他也无意识地点头,后来发觉不对,连忙摇起头来,造成了强烈的剧场效果。这些动作设计既有生活气息,又很幽默诙谐,其实他是吸收了好莱坞喜剧影片中的表演手法,将其化用到自己的表演之中的。周信芳还不时在台上借题发挥,比如第三本中金殿骂奸一场,他的大段念白,掷地作金石之声,他痛骂群奸,指着文武大臣们说:难道你们的心都死了吗?每次演到这里都能得到台下处于日寇铁蹄下的观众们的共鸣,从而发出满堂的掌声。  《申报》1939年12月31日发表唯我的文章《本年度上海最红的戏》,文章把《文素臣》列为1939年最红的戏之一,作者说:《文素臣》,这是本年度剧坛的奇迹,也可以说是艺人周信芳,从事戏剧数十年来,最大的收获。《文素臣》曾经连卖几十场满堂,不知吸引了多少观众,真有不看《文素臣》,不是上海人之慨。就是接二连三南来的京朝派名角,也都争先往观,《文素臣》可以算是今年最红的戏了。北京的京剧剧作家和评论家翁偶虹先生在上海观看了六本《文素臣》,在1941年出版的《半月戏剧》三卷89期上发表了《略记麒麟童之六本〈文素臣〉》的长文。文章说:麒麟童文素臣之扮相,文武双用,而不挂髯口,剧中描写文素臣个性,为一含有神秘性之多才智士,不只如此而已,武技亦极娴精,有多少女子慕其名而思近雄泽,不挂髯口亦宜。麒麟童表演力佳,字句筋节,干净切当,如食哀家梨,用并州剪。谈到《文素臣》的布景时,他说:此六本文素臣中,最富丽最伟大之场面,厥在成化帝病卧宫闱,文素臣乔扮行医,此场布景当然占在富丽堂皇四个字,然此处设计实施,亦剧上一种经验,决非率尔操觚者,大可一谈为声色并重者作参考也。其宫阙布景之制造,与昔年平面一层者不同,且凸凹开阖,如有用途,盖用合话剧布景方法,沆瀣而成,于此可见海上剧业之进步。  《文素臣》的热演,轰动了申城。这部连台本戏共六本,从1938年12月首演一本,到1941年1月演至六本,前后跨越两年多时间。头本公演之夕,有万人空巷来观之说,连满三月,被称为独标风格的新型平剧。1939年续演二、三、四本,观者愈众,申曲、电影、弹词等竞相仿演,时人称为文素臣年。由此可见当时盛况之一斑。 (沈鸿鑫)

保定哪家专业治白癜风
长期服用二甲双胍损害肝肾功能
昆明治疗包皮过长哪家好
推荐资讯